覺察:好人(上)

覺察:好人(上) - 邵盈穎 實習心理師

從小到大,我們很常聽人說
「某某某真是個好人吶」
「他人真好~」
「她真是大心」
「妳真幸運撿到暖男!」

大家這麼說時
所有的肢體動作、表情、聲調
都讓我們感受到 對方在誇讚、肯定這個人的「好」(nice) ,這種讓人感覺舒服的特質

當個好人 好像蠻好的!

偏偏 半年前 在得知重要的課程改期 將和我的義大利之旅撞期後
我開始有了一些東西冒出來

嘴巴上說「課程重要,我去改機票!」
但我發現 我的行動 卻遲遲沒發生
甚至到真的去改了  卻怎麼樣 都改不成功

明明一件簡單的事情 卻一波好幾折
我想 這裡頭肯定大有文章!

有天我安靜下來問自己
這件事上頭 我怎麼了
身體開始有些反應 我感受到 內在有股不願意
當時 我驚訝這樣的發現
因為 頭腦不是說「課程重要」嗎?

再往下覺察自己的意圖   面對內在真正的感受
原來 這裡頭有個拉扯   不斷拉著我去改期的
是~「老師久久回台一次,不把握不行」 的概念
是~「這次課程裡頭有新同學,又是我的好朋友,如果我不在裡面,她肯定會很慌,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她第一次課程就有跟我說過,要不是我在裡面,她可能上第一天就逃跑了,這個課程對她這麼重要,我怎麼能讓她逃跑!?」

啊哈!

原來~這課程的確重要,對我的好姐妹來說更重要!她是我的好姐妹,我怎麼可以丟下她不管!?

那再看看另一邊的拉力吧
「不想改機票,改票系統當機,改成功的話要再補一萬多塊…」
說到底…  其實我不想改期
畢竟,期待這場一個人的旅行已半年!我為什麼要改!?

兩邊的拉扯
一邊是個為了朋友的好人
一邊是個只想拋下一切好好去玩的自己

但  難道那好人不也是我?

是阿  她是

邵盈穎一直是個好人  有多好呢?

好到同學失戀 凌晨三點打電話來哭訴 我頂著天冷想睡 還是站在那裡聽她哭了一個多小時
掛電話前 同學說「妳人真好 我想了一圈就猜 只有妳 在這個時間還會聽我說這些」

好到朋友說電腦壞了需要幫忙
我立刻跳上車奔去她家
出現時對方還驚訝「妳怎麼那麼快就到了!?」

好到朋友說他現在想自殺
手上有槍
我就瘋了狂飆衝去阻止他
完全忘了自己的安危

好到在學校的台灣同學們
一致決定不投票推舉我當台灣同學會代表

啊~  人真好

這還只是現在隨便想到的
大一時的壯舉而已…

看來我當好人 其來已久
真的因此有了不少朋友
還獲得了一些權利
甚至曾經有人 因為這樣 愛上我

當好人  真好!

不過…
為何這次猶豫半天
不再像從前那樣毫不猶豫、奮不顧身咧?

問進去  問我的心  問我的身體

它倆一致表示「我累了」

兩票勝過頭腦說「可妳當好人,好處不少阿,妳確定不繼續!?妳確定?」

累了   真的累了

除此之外  更重要的是  這次我意識到
扮演好 好人 這個角色
需要付出大量心力時間與代價外
更重要的是  這種好  不是真的好
而是 一種討好

這個討好在說
「你看我對你這麼好,你要記得我」
「你看我總是想到你,你也會想到我嗎?」
你看我…   妳看我…

這個討好在說
我深深地不相信自己真的很好
深深地不相信自己真的重要
所以
我需要透過不斷地 做
持續地不露破綻地扮演好 好人
來換取你/妳對我的接受 喜歡 與重視

圈圈你個叉叉…
原來 當個好人
底下計算這樣多…
交換 這樣多…

於是 半年前
我來到一個抉擇的交叉點

因為這次真相浮出來了
不能再裝作看不見

這次我需要做一個決定
繼續當個應該會被這世上大多數人接受和肯定的好人
還是…
這次我願意放下這個僵固的角色
放下這張好人面具   做個更貼近真實的人
有時候願意幫忙
有時候 也懶得理你 的 真實的人?

(待續…)
回列表